关于塞浦路斯总统候选人的信息

heiwantiyu 23-02-07 167阅读

温馨提示:这篇文章已超过499天没有更新,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

1974年塞浦路斯希土两族的残杀

1974年7月20日

土耳其军队侵入塞浦路斯

在塞浦路斯总统马卡里奥斯被希腊族的塞浦路斯进步党领袖、持极端观点的尼科斯-桑普斯推翻之后,地中海东部区域的局势急剧紧张起来。土耳其总理布伦特-埃塞维特宣称,希腊军队正在帮助巩固塞浦路斯的新政权。

1974年7月20日拂晓,土耳其军队侵入塞浦路斯,造成了重大的国际危机。激战持续了两天,土耳其出动了约3万人的军队。战斗结束后,土耳其人控制了塞首都尼科西亚和海岸之间的三角地带。成千上万的居民在英国皇家空军和海军的帮助下撤离了这一地区。

事隔仅几天,桑普森辞职,由温和派的格拉夫科斯-克莱里得斯取而代之。同时,在日内瓦开始了和平谈判。

有关于塞浦路斯希族和土族冲突

Posted: 2006-11-10 13:29

2005年4月17日,塞浦路斯土耳其族控制区的共和土族党领导人塔拉特在举行的大选中,以压倒多数票胜出,当选“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总统。次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发表声明,对大选结果表示欢迎,并呼吁塞浦路斯希、土两族能够和平解决塞浦路斯问题。而在2004年4月,塞浦路斯的希、土两族就安南提出的统一方案进行公决,结果因为希族的反对而未获通过。希望2005年塔拉特的当选能给塞浦路斯的和平带来一线曙光,塞浦路斯希族与土族之间的冲突也会早日消除。

塞浦路斯,位于地中海东北部、扼亚、非、欧三洲海上交通要冲,是地中海第三大岛。它本应是一个平和、宁静的小岛,却在若干年的历史中饱经战争和动荡,直到今天岛上的希、土两族的矛盾仍未解决。本文将从塞浦路斯的历史谈起,逐步探究塞浦路斯希族和土族冲突的由来。

注:历史部分省略,主要谈的是希腊和土耳其在塞岛问题中的作用和影响。

1960年8月,塞浦路斯宣布独立并成立塞浦路斯共和国,希、土两族组成联合 *** 。塞浦路斯宪法规定,总统由希族人担任、副总统由土族人担任,总统、副总统均享有否决权,希、土两族在军队中的人数比例为6:4等。塞浦路斯虽然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但希、土两族矛盾并未化解。

1963年底,希、土两族因制宪问题发生严重的 *** 。冲突中,希腊和土耳其两国分别支持塞岛的希族和土族。1974年7月,希腊军人政权在塞浦路斯策动政变,推翻马卡里奥斯政权。随后,土耳其以保护岛上土族居民为由,以“保证国”身份出兵塞岛。塞浦路斯的希、土两族联合 *** 解体。北方希族人南迁,南部土族人北移。从此,希族人聚居南方,拥有全国领土的62%,土族人控制北方,拥有全国领土的38%,双方在岛屿中部由东向西划出一条狭窄的无人地带,被称为“绿线”,由希、土两族和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分段设卡,塞岛从此南北分裂。“绿线”东起法马古斯塔,西至莫尔富,横贯全岛,并穿越首都尼科西亚,全长200多公里,地域面积约占全岛总面积的3%,由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控制。

1975年2月,土族宣布建立“塞浦路斯土族邦”。1983年又宣布成立“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由此塞浦路斯形成南部是得到国际社会承认的塞浦路斯共和国,北部是只得到土耳其一国承认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从那时以来,土耳其在塞岛北部一直驻扎着一支约3.5万人的军队。塞浦路斯和希腊于1993年签署一项共同防务协议,希腊将在塞浦路斯遭受土耳其进攻时向塞提供海陆空军事支援。

为结束塞浦路斯的分裂状态,近30年来,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不断斡旋,促使希、土两族领导人谈判。1964年至今,联合国安理会在塞派驻维和部队,任务是在两族之间的缓冲区内协助维持安定并恢复正常秩序。自1968年以来,联合国秘书长及其特别代表在两族间进行了一系列调解工作,两族领导人也多次举行直接或间接会谈,但终因双方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立场差距甚远或严重对立,而未能取得实质性突破。目前两族的主要分歧涉及领土调整。

1998年8月,土族领导人建议在塞浦路斯建立由“两个 *** 国家”组成的邦联,作为永久解决塞岛问题的途径。但这一建议遭到希族方面的拒绝。2002年11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又提出了塞浦路斯建立由“希族州”和“土族州”平等组成的“共同国家” *** 的建议,希望以此解决28年前遗留下的问题。两年后,2004年4月24日,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就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塞岛统一方案同时举行了全民公决。两族的表决结果截然相反:土族以64.91%的高支持率通过了该方案,而希族却以75.83%的压倒多数予以否决。根据规定,希、土两族中只要有一方反对,安南方案就无效。希、土两族对安南的最后方案存在很大争议,特别是希族对该方案强烈不满,认为它仅仅满足了土族的要求,但没有满足希族的起码要求。可见,尽管联合国多次出面斡旋,塞岛的和平之路却依旧崎岖坎坷。

塞岛的民族问题是一个典型的跨界民族问题。塞岛上的希腊族和土耳其族均是海上跨界民族,换言之,塞岛上的希族是跨希腊和塞浦路斯两国的希腊族的跨界体,土族则是跨土耳其和塞浦路斯两国的土耳其族的跨界体,而且两个跨界民族的主体均在塞岛之外。因此,解决塞岛矛盾,实质是解决两个跨界民族之间的矛盾。

塞岛问题是涉及到三国四方的问题,包括土耳其、希腊、塞岛的希腊族和土耳其族。事实上,希腊和土耳其两国各自支持塞岛的希腊族和土耳其族,希土两族的冲突,也随着希土两国的关系改变而改变。由希族控制塞浦路斯 *** 与希腊关系密切。由于历史原因,希族一直保持着希腊人的语言、文化传统、生活习俗和宗教信仰。塞浦路斯 *** 也一直把同希腊的关系放在外交政策的首位。在经济方面,希腊每年向塞 *** 提供2000万美元的财政援助。在军事上,希腊在塞浦路斯希族控制区驻扎万余人的部队。同样作为保证国的希腊和土耳其,希腊坚决支持塞浦路斯希族塞统一问题的立场,而土耳其则支持土族代表登克塔什关于解决塞岛问题的主张。土耳其是国际上唯一承认“北塞浦路斯共和国”的国家。在北部土族地区驻守军队3.5万人,并且每年提供给土族一半的财政费用。1996年,土耳其总统曾称,塞岛问题是土耳其的民族问题,“北塞共和国”一定要与土耳其合并,才能找到解决塞岛问题的办法。不言而喻,土耳其就是塞土族的坚强的后盾。因此塞岛问题和希土两国之间的关系密不可分。

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关系一直牵制着塞岛的和平统一进程。而在众多矛盾中,最突出的就是两国在对塞浦路斯 *** 加入欧盟的态度决然不同。塞浦路斯历来认为自己是欧洲的一部分,欧盟也是塞浦路斯 *** 的更大贸易伙伴,因此塞 *** 非常重视发展同欧盟的关系。1987年10月,塞 *** 同欧盟签署海关协议,成为之一个与欧盟签订关税同盟的非欧盟成员国。1990年,欧盟驻塞大使到任。同年,塞 *** 正式申请加入欧盟。但是,塞浦路斯土族和土耳其坚决反对此行动,他们认为在塞岛问题解决之前,塞浦路斯不能加入欧盟,而是塞 *** 必须在土耳其成为欧盟成员国后才能加入欧盟。“入盟”,在希腊和塞浦路斯希族看来,是解决塞岛问题的“催化剂”。他们拒绝将塞岛的统一问题的解决作为“入盟”的前提条件。塞岛的矛盾也随着塞 *** 入盟步骤的加快而激化。希腊是土耳其迈进欧盟大门的重大障碍。因此说,塞岛问题是希土两国矛盾的延伸,这两个国家的矛盾不能改善,那么塞岛的统一问题也就是遥遥无期了。

时至今日,联合国的参与,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塞岛的和平进程。联合国根据英美等西方国家的意见,提出了解决塞岛问题的新建议,强调撇开领土、难民和联邦宪法等重大问题,把突破重点放在比较容易解决的问题上,建立信任措施。在联合国主持斡旋下,今后的塞浦路斯的民族问题能否成功的得到解决,除了要取决于希土两国以及其他相关国家的真诚合作外,最重要的还是希、土两族之间能否以诚恳的态度面对矛盾和分歧,在妥协中谋发展,在发展中寻求解决问题的良策。

土耳其与希腊的矛盾是怎么样的

1921年3月底,希腊人和土耳其人之间爆发了战争。起初,希腊人遇到的抵抗很软弱,因为这只不过是游击队的抵抗。但是,他们越向前推进,这种抵抗就变得越顽强,而且,当地居民满怀敌意,致使希腊不得不动员其整整三分之二的人力来守卫运输线。当入侵者到达小亚细亚中心地区的萨卡尔亚河时,战事出现了转折。凯末尔开始反攻,战线拉得过长的希腊人被完全截住了,然后被逐退。退却使希腊人士气低落,最终导致了全面崩溃。1922年9月9日,凯末尔骑着马胜利地进入士麦拿。不仅是希腊军队,连世代居住士麦拿地区达数百年之久的希腊平民也都被迫撤退。 这时,凯末尔能够要求修改《塞夫尔条约》。经过长期谈判,1923年7月24日签订了《洛桑和约》。这一和约将东色雷斯和爱琴群岛中的几座岛屿归还给了土耳其。此外,土耳其还无须偿付任何赔款,投降条约内的全部条款也被废除;作为回报,土耳其答应进行司法改革。海峡仍为非军事区,在和平时期或者在战时而土耳其仍保持中立时,向所有国家的船只开放。如果土耳其参战,敌国船只将不准通过,但中立国船只仍可通行。最后,一项单独的协定规定,用君士坦丁堡的希腊少数民族强行交换西色雷斯和马其顿的土耳其少数民族。 塞浦路斯问题由来已久。因文化传统和宗教信仰等方面的原因,塞浦路斯的希族和土族与希腊和土耳其两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也分别将两国看作各自的"母国",塞浦路斯问题体现了希腊和土耳其两国的矛盾。 塞浦路斯于1960年8月16日摆脱英国殖民统治宣布独立,成立塞浦路斯共和国,由希族和土族组成联合 *** 。其宪法规定,塞浦路斯总统由希族人担任、副总统由土族人担任,总统、副总统均享有否决权,希、土两族在军队中的人数比例为6:4。 塞浦路斯共和国成立之初,希、土两族分别占全国人口的78%和18%。截至2002年,在全国近77万人口中,希族和土族所占比例为85.2%和11.6%。 1963年底,希、土两族因制宪问题发生严重的 *** ,希腊和土耳其两国分别支持塞岛上的希族和土族。1974年7月,当时的希腊 *** 在塞浦路斯策动政变,土耳其以保护岛上土族居民为由出兵占领了塞岛北部,约占全岛领土的38%,形成希、土两族南北分域自治的局面。1975年2月,土族在塞浦路斯北部自行建立"塞浦路斯土族邦",通过《土族邦宪法》,拉乌夫·登克塔什担任总统。1983年11月15日,土族宣布成立"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但该国在世界上只得到土耳其的承认。从那时以来,土耳其在塞岛北部一直驻扎着约3.5万人的军队。1993年,塞浦路斯和希腊签署共同防务协议,希腊承诺在塞浦路斯受到土耳其进攻时向塞提供海陆空军事支援。 塞岛分裂近30年来,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一直在进行调解努力,促使希、土两族领导人举行和谈,但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随着塞浦路斯1997年被确认为欧盟入盟候选国,解决塞岛问题又被提上日程。1998年8月,土族领导人提出在塞浦路斯建立由"两个 *** 国家"组成的邦联,但遭到希族方面的拒绝。 2002年11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出了由"希族州"和"土族州"共同组成联邦制国家的建议,希族方面表示接受,而土族方面则拒绝接受。今年2月,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调解下,塞浦路斯总统、希腊族领导人帕帕佐普洛斯与土耳其族领导人登克塔什以安南的方案为基础在尼科西亚开始新一轮统一谈判,但没有取得预期结果。3月24日,塞浦路斯统一问题第二阶段会谈在瑞士小镇比根斯托克举行。安南向塞岛希、土两族和希腊和土耳其提交了统一方案的最后文本,这是安南自2002年底以来提出的关于塞岛统一方案的第4个版本。但只有土耳其表示接受这一方案,而希腊和塞岛希、土两族都予以拒绝。在这种情况下,安南宣布4月24日在塞岛通过全民公决来决定是否接受他的方案。

各国总统的名字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美国总统奥巴马

日本首相福田康夫

爱尔兰总理埃亨

新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英国首相布朗

德国总理默克尔

韩国总统卢武铉

乌克兰总统尤先科

俄罗斯总理普京

英国首相 托尼?布莱尔

法国总统 希拉克

德国总理 施罗德

圣卢西亚首相 肯尼?安东尼

叙利亚 *** 共和国总统 巴沙尔?阿萨德

荷兰首相及总务部长 简?彼得?鲍肯内德

挪威首相 谢尔?马格纳?邦德维克

瑞士总统 约瑟夫?戴斯

芬兰总统 塔里娅?哈洛宁

罗马尼亚总统 扬?伊利埃斯库

圭亚那总统 巴拉特?贾格迪奥

博茨瓦纳总统 费斯图斯?莫哈埃

伯里兹总统 萨伊德?穆萨

瑞典首相 约兰?佩尔松

佛得角总统 佩德罗?皮雷斯

丹麦首相 安诺斯?福格?拉斯穆森

斯洛伐克总统 鲁道夫?舒斯特

不丹首相 洛波?新德雷

中国主席胡 ***

17

库尔特·瓦尔德海姆的生平经历是什么?

库尔特·瓦尔德海姆被任命为联合国秘书长,从1972年1月1日起,任期五年。安全理事会于1971年12月21日推荐,次日,大会以鼓掌方式批准这项任命。

这位秘书长于1918年12月21日出生于奥地利维也纳附近的圣安德烈沃尔登。他于1944年毕业于维也纳大学,获法学博士学位。他还是维也纳领事学院的毕业生。瓦尔德海姆先生于1945年参加奥地利的外交工作,1948年至1951年担任驻巴黎公使馆一等秘书。他于1951年至1955年在维也纳担任外交部人事司司长。1955年,他被任命为奥地利常驻联合国观察员,同年稍后,奥地利加 *** 合国,他担任奥地利代表团团长。

1956年至1960年,瓦尔德海姆先生担任奥地利驻加拿大的代表,初任全权公使,后升任大使。1960年至1962年,他担任奥地利外交部政治司(西方)司长,后来改任政治事务局长,直至1964年6月。

1964年至1968年,瓦尔德海姆先生担任奥地利常驻联合国代表。在这一期间,他曾担任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主席;1968年,他当选为之一次联合国探索及和平利用外层空间会议主席。

1968年1月至1970年4月,瓦尔德海姆先生担任奥地利联邦外交部长。离开 *** 后,他被一致推选为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委员会主席;1970年10月,他再次成为奥地利常驻联合国代表,担任此职直至当选为联合国秘书长。

1971年4月,他是竞选奥地利联邦总统的两位候选人之一。

瓦尔德海姆先生在担任秘书长的头三年,经常访问联合国特别关切的地区。1972年3月,他根据安全理事会赋予他的任务,前往南非和纳米比亚协助寻找纳米比亚问题的圆满解决办法。

1972年6月、1973年8月和1974年8月,秘书长三次访问塞浦路斯,同 *** 领导人进行讨论并视察驻在该岛的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1974年8月刚刚发生过敌对行为,在这次访问期间,瓦尔德海姆先生安排 *** 总统格拉夫科斯·克莱里季斯和拉乌夫·登克塔什开始会谈。

秘书长也屡次前往中东,继续寻求该区域的和平。1973年8月,他访问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埃及和约旦;1974年6月,他会见黎巴嫩、叙利亚、以色列、约旦和埃及的领导人;1974年11月,他为了延长联合国脱离接触观察员部队(观察员部队)的任务期限,前往叙利亚、以色列和埃及。在这些访问中,他也视察了联合国在该区域的各项维持和平行动——联合国停战监督组织(停战监督组织)、联合国紧急部队(紧急部队)和观察员部队。

1973年2月,他在正式访问南亚次大陆期间,同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 *** 讨论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战争所造成的问题,以及克服战争后果的 *** 和途径。他还视察联合国孟加拉国救济行动,这是在联合国主持下规模更大一项救济行动。

1974年2、3月间,秘书长访问了非洲苏丹——萨赫勒地区的一些国家,当时联合国在该地区展开一项重大的救济行动,援助长期旱灾的灾民。

秘书长还主持联合国召开的许多重要国际会议的开幕式,并在会议上致词。其中包括第三届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1972年4月,圣地亚哥)、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1972年6月,斯德哥尔摩)、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1974年6月,加拉加斯)、世界人口会议(1974年8月,布加勒斯特)和世界粮食会议(1974年11月,罗马)。

秘书长参加安全理事会离开总部到非洲(1972年1月,亚的斯亚贝巴)和拉丁美洲(1973年3月,巴拿马)举行的会议。

他曾出席非洲统一组织(非统组织)在拉巴特(1972年6月,非统组织十周年纪念)、亚的斯亚贝巴(1973年5月)和摩加迪沙(1974年6月)举行的会议,并在会上致词。他也曾在华盛顿向美洲国家组织(美洲组织)讲话(1972年3月)。

1973年2月,秘书长参加巴黎的越南问题国际会议;同年12月,他主持日内瓦中东和平会议的之一阶段。

1973年7月,瓦尔德海姆先生在赫尔辛基向欧洲安全和合作会议讲话。

秘书长曾应有关国家 *** 的邀请,正式访问非洲、亚洲、拉丁美洲、中东和欧洲的若干国家。他著有《奥地利的榜样》,是一本关于奥地利外交政策的书,已发行德文版、英文版和法文版。

近几年塞浦路斯和谈重要进程?

塞浦路斯分裂近30年来,联合国及国际社会一直在调解斡旋,促使希腊族和土耳其族领导人举行和谈。1997年,时断时续的希、土两族领导人直接会谈因塞浦路斯 *** 提出加入欧盟的申请再次中断。 1999年12月,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建议下,塞浦路斯总统、希腊族领导人克莱里季斯和土耳其族领导人登克塔什在纽约举行了首轮“近距离间接谈判”。 2000年1月,土耳其族领导人登克塔什发表声明,重申在塞浦路斯建立由“两个 *** 国家”组成的邦联的立场。1998年8月,登克塔什曾建议建立邦联,作为永久解决塞问题的途径,但遭到希族的拒绝。 2000年2月,克莱里季斯和登克塔什在日内瓦再次进行“近距离间接谈判”。此后,双方又举行过三轮间接谈判,就塞浦路斯的权力分配、安全局势、领土和财产等问题交换了意见。同年11月,间接谈判因登克塔什退出而中断。登克塔什坚持认为,“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必须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 2002年1月,在联合国斡旋下,两族领导人开始直接谈判。至8月27日,双方共举行了6轮直接会谈。希族方面希望塞岛建立拥有单一 *** 的统一国家;土族方面坚持两族各自建立 *** 平等的国家。由于双方分歧严重,谈判未能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同年11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向各有关方面提出全面解决塞浦路斯问题的新方案。安南建议塞浦路斯仿照瑞士联邦的模式,建立由“希族州”和“土族州”平等组成的“共同国家” *** 。土族方面对此表示拒绝。 2003年3月,应安南的邀请,塞浦路斯总统、希腊族领导人帕帕佐普洛斯和土耳其族领导人登克塔什在海牙举行三方会谈,但由于希土两族在土地和移民问题上分歧太大,会谈以失败告终。 2004年2月,在安南的调解下,帕帕佐普洛斯与登克塔什以安南的方案为基础在尼科西亚开始新一轮统一谈判,但谈判没有取得预期结果。同年3月24日,塞浦路斯统一问题第二阶段会谈举行。3月29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瑞士比根斯托克向正举行塞浦路斯统一会谈的四方正式提交了紧急修改后的塞岛统一新方案。这是安南自2002年底首次提出关于塞岛统一方案以来的第4个版本。31日夜安南宣布,联合国塞浦路斯统一方案的最终版本将于4月24日付诸塞岛两族全民公决。 方案要点 2004年4月24日,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就安南关于塞岛统一方案同时举行全民公决。虽然土族支持安南的方案,但希族以绝对多数反对该方案,因而使安南的方案无效。 2006年7月,塞浦路斯希土两族领导人在尼科西亚举行会谈,同意成立技术委员会和工作小组,前者负责处理两族间的日常问题,后者则为解决塞岛统一问题进行实质性铺垫,但这种机制至今没有取得重大的进展。 2007年9月5日,塞浦路斯总统、希腊族领导人帕帕佐普洛斯和土耳其族领导人塔拉特举行一年多来的首次直接会谈。会谈未能取得任何突破,双方在会晤后都指责对方应对塞岛统一进程停滞不前负责 。 2008年3月21日,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两族领导人同意重启塞岛统一谈判进程。 2008年7月1日,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领导人在首都尼科西亚的联合国缓冲区内举行会谈,双方就未来南北重新统一后的国家 *** 和国籍这两个关键问题达成原则共识, 2008年7月25日,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领导人在首都尼科西亚举行会谈。这是双方2008年3月以来举行的第4次会晤。双方同意在9月3日就未来南北重新统一开启全面和平谈判。 2008年9月3日,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领导人在尼科西亚就塞浦路斯未来南北重新统一问题举行和平谈判,双方表示希望尽快解决这一问题。9月11日,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领导人在首都尼科西亚的联合国缓冲区内举行实质性的统一谈判。 2008年10月10日,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领导人在首都尼科西亚的联合国缓冲区内继续举行统一谈判。双方同意加快和谈进度,今后每周会面一次。 2009年4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就塞浦路斯问题发表主席声明,对塞浦路斯统一谈判迄今取得的进展以及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领导人的联合声明表示欢迎,呼吁双方领导人抓住机遇全面解决统一问题。 2009年8月6日,塞浦路斯总统、希腊族领导人赫里斯托菲亚斯和土耳其族领导人塔拉特在联合国缓冲区进行了首轮和谈的最后一次谈判。联合国秘书长塞浦路斯问题特使唐纳认为,双方经过总共40次会晤,谈判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从9月3日起,双方将进入第二轮谈判,就关键议题进行深入的谈判。 2009年9月10日,塞浦路斯总统、希腊族领导人赫里斯托菲亚斯和土耳其族领导人塔拉特在联合国缓冲区开始第二轮和谈的首次谈判,重点就未来联邦政体下总统和副总统的产生进行了磋商。 2009年11月10日,联合国驻塞机构发言人发表声明说,英国提出愿意放弃在塞“ *** 军事基地”的近半领土,以促使塞岛希腊族和土耳其族双方尽快达成统一协议。但条件是两族领导人通过谈判找到全面解决塞浦路斯问题的方案,并得到两族大多数民众的同意和双方的正式批准。 塞岛两族领导人从2008年9月重启和谈进程,虽然在未来统一国家的大致架构等议题上达成一定共识,但在两族房地产处置、是否继续保留土耳其、希腊和英国的“保护国”地位和北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黑娃体育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